王阳明心学笔记

  • 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养,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

  • 一人之心,即天际之心;一物之理,即万物之理。
    照理论说来,天地万物是与我一体的了;但是照时时讲,却依旧有小我之私,与天地万物隔阂。如何打通这一层隔阂,泯化笑我,还复大我?

  • “若近世之训蒙稚者,日惟督以句读课仿,责其检束,而不知导之以礼,求其聪明,而不知养之以善;鞭挞绳缚,若持拘囚。彼视学舍如囹狱而不肯入,视师长如寇仇而不俗见,窥避掩覆以遂其嬉游,设诈饰诡以肆其顽鄙,偷薄庸劣,日趋下流。是盖驱之于恶而求其为善也,何可得乎?”
    ——《传习录》

  • 王阳明说:近代那些教育儿童的人,每天只是督促学生句读和课业练习,要求他们约束自己,而不知道以礼仪来诱导他们;只希望他们聪明灵巧,却不知道以善来培养他们;把犯错误的学生当囚犯看待,只知道鞭打绳捆。这样,少年儿童就只把学校当成监狱而不肯上学,把老师和家长当成仇人而不想看到。于是,他们就借机逃学,以便嬉戏耍闹,撒谎捣蛋,以致肆意顽皮,逐渐趋向轻薄下流。这样,就在无意中驱使他们作恶,但又希望他们为善,二者只会抵触,岂能行得通?
    在今天,我们看来,王阳明的这番话,简直就是象针对现在的一些教育现象说的一样。

  • 某写字时甚敬,非是要字好,即此是学。
    学者须是真知。才知得,便是泰然行将去也。
    放下,放过

  • 明学—重行,轻知

  • 他人的痛苦为自己的痛苦

  • 主管vs领导者

  • 美国注重领导力,日本注重经营者的品行培养

  • 阳明学的魅力也是王阳明其人的魅力,它的一生跌宕起伏,这也对他的学说产生了影响。他数次与死亡擦肩,而每次都能够借此充实和丰满自己的学说。

  • ‘不以人为对手,而以天为对手‘
  • ?王阳明心学是不是基于中国人的社会观念?
  • 在隆昌的行动就反映出,他已经在生活中时间了自身的思想,遭遇流放也不忘士大夫之心,倾注满腔热枕进行其他民族的教化和培养。由此产生的悲悯之心以及万物一体之刃,其本身就是令人钦佩的人类乐观论。

  • 哲学真是释放压力的一种究极的方式..

  • 日本人从儒学当中受教颇多。朱子学之所以能够成为武士们修己治人的学问而得到推行,也是因为武士必须成为民众领导者的这一思想使然。只有同时具备节俭,勤勉,慎行等没得,才具备成为领导者的资格。领导者要站在深解民心的立场,只懂冰冷计算的人只能做参谋,而无法胜任领导者,这是日本人的领导这轮,也是阳明学值得关注的地方。‘万物一体之仁’要求领导者要心量广及庶民,并且在社会当中努力加以实现,这就要求阳明学徒要力争成为这样的领导者。

  • ‘不以人为对手,而以天为对手‘

  • 真正好的领导者应该是领导人民去改变天命,而不是领导人民去消灭另外一群人类

  • 我觉得,尼采和王阳明终究的哲学思想还是没有纯粹脱离一种社会体系的影响。实际上中国人的良知真的是有的。因为中国的哲学思想始终是把事物当成一个完整的物体的,这是个基础。

  • 比如中国的孝道和五伦,这种东西是要建立在家庭为一体的基础上,因为我有这个整体,我按照良知去运作,团结团队,把一个团队当成我个人联系在一起,然后每个人都用这样的良知思想去运作,则是至良知

  • 而如果你问我,人的良知是不是一样的,你的思想从一定程度上讲已经被西方化了

  • 就像中国的礼尚往来,国外就不理解,中国人做事情是朦胧的,而正因为这种社会文化,而促进了良知的形成

  • 那实际上良知也算一种utility binding,我按照良知做事,你按照良知做事,大家不约而同就形成了一个很良性的社会体制了
    说白了就是我的是你的,你的是我的这种感觉。所以致良知是维持宇宙能量平衡一个很好的方法

  • 就是王阳明和尼采也是没有脱离社会本身价值观的‘污染’,他们只能站在某个reference point去发表一些观点。比如尼采如果在中国的社会体里,他可能也发明了心学。

  • 所以心学真的只能在中国的社会观里work你懂嘛,本身学哲学要把社会这个观点也放进去。甚至你用来表述哲学理念的语言你都无法突破,语言本身就是文化产物。

  • 你说什么叫内圣外王,去人欲存天理?这就是一种utility binding,你对自己的行为进行约束,不去迫害他人利益,相反别人也会同样的对你,你不去贪污受贿,不去为了私欲而做作,自然别人也不会去迫害你。这就是至良知->内圣外王

  • 雷锋,没有一点私心

  • “好的法令是活法,不用以评判事物。一旦用于评判,即为死法”
    身为君主,不应参与重大事件之外的论议,争辩,‘除大恶逆外,君主应以’佯装不闻,佯装不知‘为大人之本。须知耳聪目明,事无巨细是亡国之因

  •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